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江苏>>企业
无锡天诚集团10亿债务迷局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人杂志发布时间:2016-09-07 13:44:34

名不见经传的无锡天诚建设集团,究竟如何欠下了十数亿元的债务,致使多家银行、材料供应商、小贷公司以及债权人折戟其中?如今这家公司已被列为144起案件的被执行人,然而,仔细梳理集团及其控制人赵建忠的起伏沉沦和“吸金”过程,即可发现故事背后不仅满是违规违法的印记,还充斥着异乎寻常的政商关系的影子

八月的苏南重镇无锡,酷热难当,灼人异常。锡沪路和东亭路路口处,与周边林立的高楼相比,宏诚花园三期项目地块里的两栋“烂尾楼”显得格外扎眼,几年来,正是这两栋“烂尾楼”,在无锡楼市引发了观望者们的种种猜想,“开发商跑路”、“资金链断裂”等传言不胫而走。

与此同时,十几公里外的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间小法庭中,关于此两栋“烂尾楼”是否合法的争议正在焦灼展开。众多楼市看客所不知道的是,“烂尾楼”背后沉积多年的恩怨纠葛,就像这个难熬的夏天一样,在此时进入了白热化,灼人异常。

和法庭中激烈争辩的双方当事人一样心焦的,还有无锡天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诚集团))以及其董事长赵建忠的债权人们,他们争相查封着天诚集团和赵建忠的还能找到的资产,尽管这些资产已寥寥无几。

这些看似并不相关,然而,把法庭上的对辩以及正在执行的众多债权人联系在一起,顺着隐藏在“烂尾楼”阴影中的纠葛逆流而上,便能发现,这背后竟是由天诚集团董事长赵建忠多年来一手构建的一个庞大的债务迷局。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建设工程集团,究竟如何欠下或者说鲸吞了十数亿资金的债务,致使多家银行、材料供应商、小贷公司以及债权人沉陷其中,岌岌可危?仔细梳理无锡天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控制人赵建忠的起伏沉沦和“吸金”过程——揭开这庞大债务迷局的面纱,人们赫然发现,除了充斥其中的骗局、违规甚至违法手段,超乎寻常的政商关系也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就在这个八月初,因涉嫌伪造无锡宏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宏诚公司)的印章,赵建忠被无锡公安机关正式立案侦查,由此揭开了天诚集团及赵建忠众多债务迷局的冰山一角,在这个庞大的迷局之中,究竟隐藏着多少真相?

赵建忠其人

打开互联网的搜索引擎,输入无锡天诚集团或是赵建忠的名字,弹出的界面或许代表了赵建忠和天城集团如今的处境,细看会发现,诉讼信息占据了屏幕的绝大部分,据公开信息可以查询得知,仅天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便被列为144起案件的被执行人,失信人35次,这些还不包括以赵建忠或是其他关联公司为被告的诉讼信息。

据记者通过多方了解,以赵建忠、天城集团及关联公司作为被告的,并已经进入执行程序的诉讼不少于200起,粗略估算总标的不少于10亿元,其中主要案由均系民间借贷或是拖欠材料款。

略过这些诉讼信息,尽管记者很认真的翻看每一栏链接,但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还是很难在其中搜索到有关赵建忠的只言片语。

公开信息显示,无锡天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7月,法人代表赵建忠,注册资本21888万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包括,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建筑装修装饰专业承包二级,机电设备安装工程专业承包二级等。

根据天诚集团网站介绍,天诚集团下辖6个直属子公司,分别为:信通监理公司、天成设计院、天成劳务公司、天成房地产公司、天成租赁公司、天成新型材料公司;9个分公司,分别分布海南、安徽、江西、西安、苏州、南京、徐州、连云港、宿迁。公司现有员工2100人,工程技术、经营管理人员469人,其中中高级技术职称286人,初级技术职称183人,一级建造师32人,二级建造师46人,各类施工机械设备齐全,并设有淮安市首批认定的建筑企业技术中心。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天诚集团与无锡天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无锡天诚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无锡胶山西林开发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系关联公司,其控制人皆为赵建忠。

然而当《法人》记者赶到位于无锡市锡山区安镇的天诚集团所在地,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网站中描述的盛况。在写着天诚建设集团的大门前,记者看到,天诚集团办公区分成两块,两边办公楼的层高不超过五层,正值下午办公时间,门前和院内门口罗雀,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员工已经很少来上班了,倒是大院深处的一处庭院布置别致,花木繁茂,院落两端两间仿古式的小屋木门紧锁。

在办公楼的二层,记者找到了天诚集团副总经理安凤珍,他告诉记者,赵建忠不在公司,涉及到公司的有关事宜依照司法判决,并提供了赵建忠的手机号码,但此后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多位赵建忠的债权人和曾经的生意合作伙伴告诉记者,赵建忠曾就职于无锡市原安镇镇政府,后经改制拿下了现在的天诚集团,此后一直经营于工程建设以及房地产开发领域,多年来并没有做过哪些标志性或知名度较高的工程和楼盘。

“赵建忠和天诚集团主要业务集中在建设工程领域和房地产领域,建设工程业务做的还算中规中矩,起先还是能看出赵建忠有着一定的创业精神,想把房地产市场也做好,但自己的资金实力不足,企图以‘小马拉大车’的方式发展,最终走上了靠资金游戏支撑公司发展的不归路。”一位曾和赵建中合作开发楼盘的房地产开发商如此总结。

《法人》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也注意到,天诚系开发的多处楼盘,均系与他人合作,独立完成的楼盘寥寥无几。对此,赵建忠的债权人们对此作出了不同的解读,一家借款上亿元给赵建忠的小贷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赵建忠来说,房地产项目是其集资最好的理由,以开发楼盘为由,能够更快更多的进行融资,也能最大程度的让债权人放心。事后我们才发现,这其中充满了陷阱和谎言。”

宏诚花园“烂尾楼”背后

把目光再放回开头处所提宏诚花园三期的两栋“烂尾楼”。

这要从2004年说起,彼时赵建忠控制的天诚房地产公司经竞拍,拿下了宏诚花园地块,但由于缺乏资金开发,赵建忠曾多次寻找合作方,在无锡当地寻求未果后,经人介绍,赵建忠找到了宏润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并提出合作开发宏诚花园项目。

“当时我们对无锡当地的情况以及赵建忠的状况并不是十分了解,但经考察认为宏诚花园项目的地块有很好的市场,加上当时赵建忠的财务问题并没有完全暴露,经公司研讨决定,与天诚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遂成立了宏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宏诚公司办公室主任曹尊介绍,“当时没想到的是,这次合作就是跳入了火坑。”

2005年,宏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金45000万人民币,其中上海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52%,天诚房地产公司持股48%。

此后,宏诚花园项目正式落户无锡,开始动工。“由于我们双方的背景均是建工企业,宏润集团的实力更是业内有目共睹,所以在项目由谁施工的问题上产生多次讨论,赵建忠坚持由天诚集团施工,但后来由天诚集团建设的房屋由于偷工减料等等原因产生了很多问题,补救之后,便就施工问题达成了具体的约定。”曹尊告诉《法人》记者。

于是,双方的合作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进行。让宏诚公司没有想到的是,2013年,厄运毫无征兆的降临到了宏诚公司头上,来自各地法院的判决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如雪花般飘入宏诚公司,一发不可收拾。

随后,天诚房地产公司所持有的股权、宏诚公司的账户、应付工程款、甚至已经竣工的部分楼盘均被查封,一时间公司的运营陷入僵局。“就这样,好好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变成了律师事务所,每天和案件打交道。”对此,曹尊苦笑道。

经统计,2013年至2014年间,共有27起起诉赵建忠和天诚集团的诉讼牵扯到了宏诚公司,其中民间借贷案件占大多数,共17件,金额最大的2.1个亿,总标的高达7.5个亿。“此前,我们对这些情况毫不知情,女怕嫁错郎,做生意最怕的就是挑错了合作伙伴。”宏诚公司法务负责人张礼强说。

这其中必须要提的是,2013年7月,天诚房地产所持宏诚公司48%股权被无锡市中院查封,后经司法程序,无锡市惠山区锡西小贷有限公司将该股权过户到锡西小贷名下,用于抵偿赵建忠到期未还的2.1亿元借款本息。

此后,因天诚房地产在宏诚集团并无股权,在向法院支付了应付给天诚集团的工程款后,查封的账户和楼盘一一解封,公司运转开始回归正常。

伪造印章造烂尾楼

2012年1月,宏诚公司经招拍挂,取得了位于东亭路东、锡沪路南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拟在该地块上开发宏诚花园三期项目。

2014年3月,在宏诚公司尚未进行工程建设招标,也未与任何施工单位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情况下,宏诚公司发现,天诚集团以及一家名为扬州天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单位,开始入驻宏诚花园三期地块进场施工。“为此,宏诚公司多次书面通知二公司停工,直至有关部门出面责令,才于5月份停工。”宏诚公司办公室主任曹尊回忆称。

2014年7月,无锡市锡山区建设局向宏诚公司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认定宏诚公司在没有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停工,属于擅自施工,责令“停止施工、限期改正”,并处以罚款。

此后,宏诚公司经多方调查了解到,赵建忠私刻了宏诚公司的公章,指使有关人员冒充彼时宏诚公司的法人代表姚宗达,在公安机关刻制公章文件上签字,然后将私刻的公章以损毁为由交由公安机关,从公安机关处取得了一枚新的备案章。此后,赵建忠又利用新取得的公章以宏诚公司的名义通过建设局对外招标,和扬州天成公司签订协议,以及向建设部门申报了有关手续。

从始至终,宏诚公司真正的公章并未离开宏诚公司一步。

在了解到有关情况后,宏诚公司向无锡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了报案,无锡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经鉴定,出具了物证鉴定意见书,认定在招标文件以及法人代表情况说明等文件中使用的公章,与宏诚公司原始备案的公章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

无锡市公安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宏诚公司举报的赵建忠私刻公章一案,经调查,已于2016年8月1日正式立案,目前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

对此,宏诚公司办公室主任曹尊倍感无奈,“在私刻了公章后,赵建忠还利用公章将不少债权恶意转向宏诚公司,导致宏诚公司经济损失重大。”

事实上,麻烦还并不止于此,由于赵建忠以开发宏诚花园三期项目为由,对外进行了巨额的借贷,记者采访到无锡当地和苏州两家小贷公司的负责人,他们均表示,赵建忠先后多次以开发宏诚花园为由先后借款一个多亿,导致现在资金无法收回。

正是为此,这两栋半拉子工程的“烂尾楼”,虽然只起了七层高,却已经被法院轮候查封了15次。“需要指出的是,宏诚公司已经和天诚集团没有任何瓜葛,也就是说,赵建忠在别人家的院子里盖了一栋房子,而院主人却无法拆除,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宏诚花园三期项目被无限期的搁置,其中的损失和声誉影响不言而喻。”宏诚公司法务负责人张礼强说。

为此,宏诚公司向无锡中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天诚集团和扬州天成公司拆除宏诚花园三期地块上建筑,恢复原状并承担相应经济损失,目前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旁听开庭过程中,扬州天成公司当庭表示,虽然签订了施工合同,但扬州天成公司并没有参与任何的施工,所有施工全部由天诚集团进行,与扬州天成没有任何关系。

疯狂“吸金”背后的政商关系

究竟赵建忠以及天诚系的债务有多庞大,仅就目前法院已经生效判决的案件来看,据估算便已不少于十几个亿,这其中还不包括没有提起诉讼的,或是没有到期的债权,也不包括银行贷款。

知情人士透露,天诚集团的银行贷款数量同样十分惊人,其贷款涉及到多家银行,具体数字无法统计,“就在几日前,民生银行总行领导还专门就赵建忠的贷款问题来协调关系,了解进展。”

一家并没有多大名气的企业,缘何能从银行、小贷公司、债权人处成功借贷到如此巨额数量的资金?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除了房地产项目容易融资的原因之外,赵建忠的常用的办法还有请有关领导出面,增加其可信度。赵建忠在无锡经营多年,平日里出手十分大气,所以在政府圈子里有很多‘朋友’愿意帮忙。”

这一说法在上述借款2.1亿元给赵建忠的锡西小贷公司处得到了印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锡西小贷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起初赵建忠便是通过某位退休的局长联系到了锡西小贷,甚至在借款合同上,该局长还在借款人中一起签了字,“后来我们才知道,该局长退休后便在天诚集团任总经理职务。”

更有甚者,据该负责人回忆,在赵建忠无法按期偿还锡西小贷公司的借款之后,当时锡山区一位在职的分管城建的领导甚至专门出面,为其还款事宜与锡西小贷公司协调,有的谈判甚至是在该领导的办公室进行。

在一份由锡西小贷公司、赵建忠以及锡山区该领导签字会议纪要上,记者看到如下的描述:“2013年6月3日,无锡市惠山区锡西小贷公司负责人周某,与天诚集团董事长赵建忠、天诚集团顾问某区长在天诚集团办公楼一楼会客室就双方借款和利息处理事宜达成初步协议。”

而事实上,天诚集团的顾问并非一位,甚至可以说阵容豪华,根据天诚集团官网上的信息可以了解到,天诚集团的顾问不仅包括曾经的区政府领导,还包括曾经的区环保局长和区法院院长。在天诚集团采访期间,一位天诚集团的员工谈起离退休干部在公司任职一事,甚至颇有几份得意,“这几位都是我们公司的顾问,但最近很少来上班。”

“正是由于有这样的关系,不仅让赵建忠在公司业务的方方面面都能得到极大助力和特殊‘关照’,甚至不夸张的说,也为他跨越法律红线壮了胆。”一位接近赵建忠的匿名人士表示。

问题叠出的房地产公司

在无锡天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网站上如此介绍:自公司成立以来,在房地产开发领域已经完成和在开发的项目有“天诚大厦”、“锦沪花苑”、“映山华庭”、“天诚数码公寓”、“金白领公寓”、“鑫安花园”和“宏诚花园”等,总建筑面积约100万平方米。不论在品牌知名度上,还是在产品美誉度上均成为房地产行业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对无锡房地产市场颇有了解的一位业内人士却告诉记者,天诚房地产一直以来问题叠出,除了开发的楼盘房屋质量多有瑕疵,因赵建忠多年来的不规范操作,留下了诸多后遗症。

为了核实有关情况,记者对天诚房地产公司宣传的几处楼盘进行了走访了解,第一站记者首先来到了天诚大厦,走进大楼发现,大厦内部物业管理极差,四周墙壁略显破旧,卫生环境堪忧,进门右手边被围挡起来,走进去可以发现,空荡荡的一片还是毛坯状态,地上堆满了施工边角料和垃圾。

巧合的是,在采访期间,正值法院执行局带领债权人前来查封,该债权人告诉记者,此处的房产已经被轮候查封多次。此外他还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天诚大厦背后一栋建筑里,是无锡市无线电管理委员会的办公地,因天诚大厦楼层过高遮挡了管委会的信号,管委会出面与天诚公司协商,以管委会的房屋置换天诚大厦房屋,在签订协议以后,赵建忠隐瞒了该置换面积已被查封的事实,后无线电管委会进场装修遭查封方驱逐。

随后,记者又赶往了无线电管委会的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确实听说过有此事,但具体情况要问领导,后经联系回复,此事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根据公开信息的提示,记者又来到了位于锡山区安镇街道的锦沪花苑,这是天诚房地产开发较早的楼盘,且系天诚房地产独立开发的项目。在小区内,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业主,得到的信息却让人大跌眼镜。

几位受访的业主纷纷向记者大倒苦水,据介绍,该小区于2003年开始销售,2004年至2005年左右交房,至于房屋的质量则是问题多多,有的烟道没有修好,有的墙体严重剥落,门窗、地板变形、下雨天渗漏、绿地不知何时变成了干道等等不一而足。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由于开发商超规划建设,致使该小区多处建筑系违章建筑,在交房之前更是没有通过验收,致使小区业主无法办理产权证长达十几年,直至最近几年才开始陆续办理房产证。

对此,安镇街道一位曾经分管城建并一直参与协调处理此事的官员告诉记者,为了解决老百姓办产权证上户口等问题,街道办事处多年来抓破了头,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逼着开发商补交了大量规费,又协调多个部门才最终把问题解决。

至于天诚房地产公司网站上宣称的“映山华庭”项目,根据公开资料可以看到,开发商一栏显示的则为无锡市城市建设开发总公司,并没有天诚房地产公司。至于宣称的鑫安花园和天诚数码公寓则更不知所云,记者搜遍网络也没有找到这两个小区的具体信息。

在宏诚花园项目上,记者采访过程中了解到,赵建忠曾以个人或天诚房地产公司名义,和已经缴纳定金的九位购房者联系,声称自己是宏诚公司的负责人,要求购房者将房款打入天诚房地产公司账户,在选房和交房时可以提供便利和优惠,该九位购房者遂将近千万的购房款打入了天诚房地产公司名下。

据了解,其中一位购房者已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据其递交给法院的证据中,可以看到,其将九十余万一次性汇入天诚房地产开发公司账户内。

房地产项目开发问题叠出,私刻印章转移债权,以及大量的民间借贷无法偿还,有关赵建忠以及天诚集团诸多问题该如何解决,司法机关又该如何认定,本刊将持续关注。(《法人》记者 王磊磊 李硕秋)

(责任编辑:李纪平)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访谈
相关新闻
·李强:努力培养适应时代要求的优秀人才
·吴政隆调研强调 坚持安全发展绿色发展
·省委常委会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吴政隆:旗帜鲜明讲政治 真学实做求实效
·泗阳县司法局扎实开展“法律诊所”服务工作
·徐州鼓楼创新“三化”提升安置帮教质效
·汽车冒烟有焦味 苏州民警消防合力排险情
·南京司法局公安局联合召开总结表彰会
·盱眙司法局法治宣传教育创新发展成果喜人
·新沂司法:开通三条通道提升大走访活动实效
·泗阳司法局审前评估存疑对象 结论听庭审定
·涟水司法局精心打造品牌工作室
·连云港移动“数字化城管”护航平安城市建设
·快递"最后一百米" 暴露城市精细管理问题
·江苏将发文化惠民卡 百姓用团购价享好产品
·“南京市政府购买服务负面清单”榜上有名